1905电影网>新闻目录>电影资讯

        人均收入一万美元的时代,中国观众会看到什么?

        时间:2020.10.16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高楼面


        1905电影网专稿 “如何看待时代脉搏,我自己关注的一个点,是人均1万美元。”在第8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的一场产业论坛上,制作了《奇葩说》《乐队的夏天》等节目的马东,抛出了这样一个数字。

        在这样一场10余个论坛、活动同时举行的大会上,与会者可以最快接收到中国最新的网剧、网综、网络电影的消息。行业代表们将聚焦网络节目发展的新模式、新格局。可以说,未来一年里我们会看到什么样的“下饭综艺”,谈论哪些网络剧激发出的新热点,都将在这里萌发契机。马东的这句话,也是如此。


        第8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现场


        2019年,中国人均GDP首次超过了1万美元。这在全世界的范围内,都是一个特别有代表性的数字。因为文化产业的大发展,几乎就是以此为基础。


        人均GDP一万美元时都发生了什么?


        1913年美国人均GDP首次达到1万美元,随之而来的是好莱坞的黄金时代,一步一步走向娱乐和文化产业的高速发展。丹麦在1930年,首次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。2年后,乐高诞生。“在我心目中是一个伟大的内容产品,依然改变、指导开发着我们的很多内在的情绪盲区。”马东这样评价。


        综艺制作人马东


        1万美元的人均GDP让日本产生了大量的“动漫人口”,极高的年龄跨度,庞大的受众人群,这成为了支撑着日本文化产业发展的基本动力。


        中国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始于20世纪80年代,恰好也是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的时候。同理还有韩国电影产业的发展。“人均一万美元在大尺度上看,是整个文化娱乐行业的一个重要的台阶和基石,从今天往后看的20到30年,不管疫情,不管国际环境,这些东西在我看来,都有可能是短时间的因素,而更长的尺度上面来看,中国正在进入一个文化和娱乐行业即将开始蓬勃发展,去满足人们精神需求的时代。”马东这样总结。


        事实上,从今年《三十而已》《隐秘的角落》等一部部“爆款剧”,再到中国成为本年度票房最高的电影市场,这些例子都能说明,文化产业正在进入一个蓬勃发展的阶段。



        观众们的需要到底是什么?


        从一些专业技术人士的角度来看,是技术会推动观众们接下来会消费的产品内容。随着5G技术的普及,未来会是短视频的时代,VR、AR等技术会将视听产品的互动性增强到前所未有。


        但马东认为,短视频并不会取代长视频。在他看来,长视频需要做的,是满足观众们的沉浸感:屏蔽外部,长时间让观众们被情绪所控制。而短视频在马东眼里,是一种不愿意放弃的愉悦感,仿佛多巴胺带来的快乐,不断需要新的刺激。


        综艺制作人马东


        “从这个角度去想,长视频和短视频不是相互替代的关系,不存在短视频有一天全面取代长视频,这个事情不会发生,因为这两种不同形式的内容,满足的是人的大脑的不同需求。不同的人群产生的不同的需求,都需要去满足”但在另一些专家眼中,受众的变化,才是内容产品变化的基础。当网络视听成为普遍的文化现象,追求流量的时代也就即将过去。而接下来,则是创作者们体会时代脉搏的跳动节奏,满足受众的需求。


        文化产业未来的投资会逐年加大吗?


        马东说:“最开始的综艺现场要进入的叫’失控’,就是我们要让观众切身的感受到,跟我们共同经历了一个不知道下面5分钟会发生什么事情的场景。”他举了今年《乐队的夏天》一个例子:五条人在现场唱了一首谁都不知道的歌,现场都炸掉了,节目播放的时候,是某种程度上的失控,但也是某种程度上让观众知道,这一切是真实发生的。这一切带给观众的满足感,远远大于节目编导安排的剧本。



        已经开到第8届的网络视听大会上,很多与会者都达成了一个共识:内容消费虽然有倾向,但已经成为了受众们的一种习惯。马东举的这个例子其实是想说明,无论是内容生产者,还是消费者,一直享受的刺激重点在于原创的精神。


        而这样能够吸引到受众的内容产品,在他眼里,必须要有好的商业回报。薛兆丰也认同这个观点,但又从另外一个视角进行了解读。


        “我们要找不同的活法,我们要找不同的偶像,我们要找不同的解决方案。”在网络视听大会上,这位经济学家又抛出了金句。


        经济学家薛兆丰


        他对网络视听产品的受众们做出了这样一个观察:线下的日常生活,是一条命;工作是另外一条命,网络空间是第三条命,游戏空间可能是第四条命。“我们的时间变贵了,命很贵。这个时候什么不值钱?就是生活方式。所以我们要在生活方式里做选择。”


        薛兆丰的这个观察,其实就是在解释文化产品为我们的选择提供了解决方案。而当受众的时间越来越值钱,文化产业的投资为了能对得起越来越贵的时间,投资就会越来越高,因为越高的投资,获胜的机会才会越大。


        “我们的影视产品,它的投入会越来越大,大到我们觉得很奇怪。”薛兆丰如此判断,“但这不奇怪,因为它是边际成本为零的享受。这是我观察到的,大家应该去注意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。”


        国产担当将成为影视最好的故事


        有数据曾显示,在疫情期间,网络电影的有效播放量上涨达到80%。制片人阴超将网络电影归类在长视频的领域。在他看来,短视频为长视频导流,长视频则通过人物成长、观众共情去满足不同的需求。


        在阴超看来,网络电影目前发展的掣肘仍然是题材和内容的创新:“我们今年一直在强调网大,网络电影,更多的是像电影一样去趋同,我们讲一个好的故事,观众能够买单的,而不是说交了会员费就可以免费看的。”


        第8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现场


        “什么样的内容是好故事?我们自己的文娱形态发生了什么样的迭代?”猫眼娱乐CEO郑志昊在论坛上如此发问。


        在他看来,如今的电影行业,最好的故事是国产担当:“所谓的国产担当,也是我们今年特殊的一个国际国内的环境,给我们带来的机遇和挑战。很少有一个产业,从它的生产、制作、传播、宣发可以在一个国家里基本完成,其实我们的文娱产业就有着这个特点。”


        猫眼娱乐CEO郑志昊


        当网络售票平台逐渐发展成为能够为电影行业提供大数据的平台时,郑志昊认为,这也会给电影行业提供故事的新想法和新的营销点。他提炼出当下电影成功的最重要要素:好内容在感受上有笑点、哭点、燃点;在内涵上有共情点,温暖点、回味点。


        张萌作为制片人,就感受到这些年里,动人的现实题材越来越容易打动观众:“我们刚刚播出的《在一起》,里面你会发现女性护士剪头发,这些都是真实的,不能为了写苦情的情节去编造,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是假的,不会有好的口碑。”


        制片人张萌


        “一个内容产品应该大张旗鼓、名正言顺的去给人们提供快乐的正向情绪价值,因为所有的快乐,真正沉淀下来的,才是那种幸福感。”在第8届网络视听大会上,马东说出了这样一句话。


        如果说2019年中国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是文化产业进入高速发展黄金时期的发端,那么今年中国电影市场超越美国可以看做产业的新起点。


        郑志昊预测,明年这个趋势还将继续延续。目前中国影史票房前10的影片中,有9部国产影片。今年《八佰》《我和我的家乡》也均突破20亿票房,都在讲述中国人自己的历史、中国人自己的故事。可以说一个文化自信、观众聪明,市场庞大的产业,将会衬托出真正优质内容的持续生产。


        文/高楼面